丁令如专业起名网
| | | | | |

妈妈心语:我为脐带狂

起名网址:www.dinglingru.com 来源:丁令如专业起名网 电话微信:13339296973 人气:

妈妈心语:我为脐带狂[图]

    在《圣经》里面有个雅各,他曾经梦见一座天梯,而上帝就在天梯的顶端为他祝福。而我在整个怀孕过程中,也象是在爬天梯一样。一路顺利的妊娠让我情绪激昂,但没想到在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,我调皮的宝宝跟我和他爹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 一直的顺利

    当下定决心要宝宝以后,我向领导请了长假,正式从记者岗位上退了下来。然后家里开始大兴土木,把所有可能有辐射和污染的材料统统拆掉,家具全重买,就图一个环保无气味。装修完成后,我和老公订了两张泰港豪华游的机票,去泰国和香港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圈,算做对二人世界的告别。此行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,听说泰国的佛非常灵验,我要为我即将到来的宝贝祈求健康。

    两个月后的2005年年初,我们渴望的宝贝在我的肚子里开始孕育了。

    几个月一晃而过,我的各项指标都健康得不得了,以至于每次体检完,我老公都是满脸喜色,但还要夸张地抱怨一句:“唉,又白花钱了。”宝宝也很争气,一直是头位,做好了让妈妈顺产的准备。

    第37周开始的噩梦

    一转眼到了三十七周,B超显示了一个吓我一跳的结果,我家宝宝脐带绕颈两周!天哪,这可怎么办啊?早就听说脐带平均长度只有五十公分,那绕了两圈之后宝宝还怎么往下溜达啊,生的时候不会挂在半道上吗?

    为了安慰自己,我在家里找到一根50公分长的绳子,在自己的大肚子上比划:想像着一头固定在肚子上,然后围着孩子的脖子绕两圈,再一看,根本就不剩下多少了嘛。我拎着那根绳子简直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 我的恶梦从此开始了。我在网上查阅了无数资料,没有一条显示绕颈两周肯定能顺产的。我原本是个顺产的坚定拥护者,但现在我如山的信心开始崩溃,毕竟孩子的安全是第一位的。万一因为我的坚持而让孩子在生的时候出了危险,我还不如一头碰死算了。

    由于很快就要生了,那段时间给我打电话的亲戚和朋友很多。每接一个电话我都要告诉他们我的孩子脐带绕颈两周。我原本希望能听到一些建设性的意见,例如做个什么操,或者趴一个什么姿势,能把宝宝的脐带再绕回来。可每次听我说完,电话那头总是先沉默几秒钟,然后就是轻松的语气:“没事,不行就剖了呗。”

    于是乎,我开始在体检的时候跟大夫磨叽,想方设法让她答应我剖腹产。大夫可不理我这一套,她的理论是:绕两圈顺产的孩子多得是,你条件这么好,不试着顺产太可惜了!

    试?我连万分之一的危险都不想有。大夫的坚决,让我简直快绝望了。

    比祥林嫂还祥林嫂

    四十周的时候,抱着一线希望的我又照了一次B超,还是两周绕颈,孩子没入盆。我摸着大肚子直叹气,宝宝你怎么这么淘气呢?没事把脐带往脖子上绕什么?现在好了吧,看你怎么出来。到现在还没入盆,肯定是脐带不够长,孩子被挂住了,没法往下走啊。可大夫一脸的轻松:

    “没事,过三天还没动静就来住院吧”。

    三天后,我愁眉苦脸地拎着大包小包住进了产科病房。

    待产室就在我病房的隔壁,很快就有个护士来叫我进去催产了。待产室不大,但床铺清洁,被褥雪白,阳光明媚,玫瑰红色的围墙跟传统的病房很不一样。我躺下后,很快就有护士给我吊上了催产素,肚子上也被绑上胎心监护和宫缩阵痛监护两个仪器,这都是连接电脑的,护士可以通过电脑监视到我胎心规律和宫缩强度。

    这时我的病例已经摆到产房医生的面前,我一直盼望能够听到她们的惊叫声:“哎哟,你孩子脐带绕颈两周啊。”可是她们什么反应也没有。等了十分钟,我实在沉不住气了:“大夫,我宝宝脐带绕颈两周呢。”一张和气的脸出现在我面前,“知道了,没事。”“没事?”我都快哭了。心里只觉得委屈加愤怒,真是店大欺客啊!好,这个不管,我再找下一个。

    这一天我卯足了劲,见到一个医生或护士就说一遍:“大夫,我宝宝脐带绕颈两周,怎么办啊?”后来发展到只要是穿白大褂的人,我就说一遍,简直比祥林嫂还要祥林嫂,整个待产室的人都快被我弄崩溃了。

    破水的折磨

    连着两天,我的催产都没有什么效果,这更坚定了我认为脐带绕颈使宝宝无法降生的想法。而被我折磨了两天的大夫们也沉不住气了,决定给我人工破水。破就破呗,宝宝越早出生越好。可直到破水后我才知道,这以后我二十四小时必须躺在床上,为了保证屁股是全身最高的地方,防止羊水倾泻。

    这一晚是我有生以来最恐怖的一晚。虽然我像根棒子一样躺在床上,但还是感觉羊水在不断地往外流淌。我心里充满了无助和恐惧:宝宝会不会窒息?会不会被压迫?羊水会不会流光?无数念头在我脑海里翻滚,我不断地按铃叫医生,也不管是夜里还是凌晨。

    但是无论我怎样要求,医生都没有让我进待产室的意思。我反复强调我的孩子脐带绕颈两周,我是过了预产期,我是人工破水,我现在很疼,已经三四分钟一次阵痛。但她还是让我睡觉,我问我能不能去待产室睡,她很奇怪地问我为什么?我说在待产室里孩子可以胎心监护,随时发现问题啊。可是她还是无动于衷地走了。我真是感觉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那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天快亮吧,我要进待产室!!

    终于熬到天亮,我又进了待产室。躺在雪白的床上,我开始小声地哭。这一下,待产室里的护士可都慌了,她们的服务态度比昨天晚上值班的医生护士好多了。可是她们越是关心,我越是委屈,哭得也更厉害了。这里面也有孩子被监护后安全得到保障的放松,再加上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休息的疲倦,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 一生难忘的生产时刻

    到了下午,我的阵痛加剧了。没几分钟,我已经痛得难以忍受。扒在床边心里数数,数到三十下的时候这一轮阵痛过去,但没过几秒钟,新一轮阵痛又袭来。这时候催产室里还有另外两个孕妇,她们一个闷着头一声不吭,另一个从开始进来就排不出尿,嚷嚷着插导尿管,护士怎么劝也没有用。到后来,她开始大喊要剖腹产,而我在里间大声喊疼,一时间待产室里乱成一团。

    这时候我已经痛得神智不清了,连老公发来的短信都不想回。什么呼吸法都变成了狗屁,一点用都没有,我在待产室里忍不住大哭起来,为什么生孩子让我们这么疼啊?后来这句话被待产室的护士们演绎成,我大喊:为什么两个人要孩子,让我一个人这么疼啊?一时间被传为笑谈。而当时我的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,脐带千万要够长啊,千万不能把我宝宝挂住啊。

    很快,我的宫口开全了,我被迅速推进了产房。助产士让我试着使劲,由于一直绑着胎心监护,我能听到宝宝规律而有力的心跳声,因此我非常放心地使劲。但几次过后,几天没有好吃好睡,精神高度紧张的我渐渐感觉力不从心了。到后来我感到阴道非常胀但使不出力气来,我几乎绝望了,于是我又开始大哭,“我不行了,我要死了。”这时候一个医生沖我大喊:“你别闹了,孩子被憋住了,你再不好好使劲就危险了。”有个医生看出我体力不济,让护士往我嘴里递巧克力,被我一把推开说:“别妨碍我。”这个举动事后被她们笑评为“本年度最粗暴的产妇。”

    最后一次使劲,我感觉有个东西钻出了产道,被她们接生了出来。我知道,我的孩子终于诞生了。身体的疼痛瞬间不见了,但心里还在紧张,就听到她们在啪啪地打孩子,孩子在哇哇地吐羊水,打了几十下,宝宝终于哇哇地哭了出来。听到了哭声,我知道我的孩子是安全的了,悬了几个月的心终于落下啦!

    抓狂的日子也许刚刚开始

    直到孩子出生后几天,医生和我笑谈时告诉我,别的产妇生完后总是问孩子是男是女,或者问孩子怎么样,而我生完孩子后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:“孩子脐带有多长?”这个奇怪的问题简直让他们大跌眼镜。

    事实上,我的宝宝出生时脐带只绕了一周。而且脐带一共有68公分长,远远长于平均值50公分。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当初的担心实在是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 这次的生产过程实在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片断之一,我的经验是:进了医院就听医生安排,他们的专业知识绝对比你的胡思乱想要权威。而且你的宝宝远远比你想像的要聪明,遇到危险他会告诉你的。在他向你示警之前,你最好还是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。

    三天后,顺产的我颇为自豪地抱着宝宝回家了。从此我由一个被老公娇生惯养的妻子升级成了一个妈妈,今后有个娇弱的生命要依赖我的关爱而生存,这让我的步伐都变得坚实沉稳。虽然这次我神经质的孕产表现让我挺不好意思,但我知道我仍然会是一个神经质的妈妈,宝宝的一点点异常都会像当初脐带绕颈两周那样让我抓狂的。
谁叫我是他的妈妈。

丁令如老师起名申请
怀孕知识推荐
关于我们
专家介绍
加盟合作
服务总揽
最新动态
国学讲座
产品服务
合作伙伴
旗下品牌
人员招聘
联系我们
丁令如起名策划公司 版权所有 © 2008-2019 丁令如起名网,Dinglingru.com 合肥起名专家合肥宝宝起名合肥公司起名合肥周易起名馆
中国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:皖ICP备09007266号 工商注册号:340100000068167 税务登记证:34010367263302X
在线起名QQ:39699899 专家起名信箱:dinglingru@qq.com 客户咨询信箱:dinglingru@163.com
丁令如起名公司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习友路1988号保利香槟国际 邮政编码:230001
丁令如起名公司电话:0551-66665118 手机:13339296973 13866136180
宝宝起名公司起名——首选丁令如起名网